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气破寰宇 第四章,日月学子,苏寒!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3:41

气破寰宇 第四章,日月学子,苏寒!

“冰魄剑,苏寒!不好。”

杜羊正浑身冒着红色气冲向秦羽秦羽也正想爆发力量轰杀杜羊,可此时日月学院的学子苏寒出手了且一出手就同样是百步飞剑的手段,杜羊回身抵抗住了苏寒袭来的剑气身形一退一停,看见苏寒再一看另外几个正围过来的日月学院学子当即吓得不敢再战斗就是想逃,“逃!”

苏寒一喝,“拦住他!”

呼呼呼。

几个日月学院学子当即就围住那杜羊。

“杜羊!你逃不了了!”

“好个杜羊,在我们几人的追杀下居然还能逃了三天三夜,也算你有些本事!”

“不过现在你死定了!”

呼呼呼,瞬间杜羊已被几个日月学院学子包围。

苏寒也同样持剑冷声,“残害无辜,修炼魔功,死!”同时秦羽便看到苏寒一把剑冰气缭绕已经冲杀向杜羊,身上气功之形也没有特别显现什么形状只是有些白气不知道是修炼什么类型的气功。

铛!彭!铛!彭彭!

顿时间日月学院几个学子跟杜羊厮杀起来。

“这是?”

“他们是?!”

“日月学院的学子?”

何伯与三刀等人纷纷惊讶,今日的遭遇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先是以极小的概率遇上了正窜逃的通缉犯杜羊。现在又遇见了传说中日月学院的学子。

“小子!你们以……”杜羊正说着。

噗!

可苏寒身影一闪随即一停身后杜羊已经捂着脖子喷血倒下了。

“哼,这杜羊逃的本事倒是不弱。”

“却也终于死了。”

“我们要是杀不了这杜羊回了学院,只怕会被学长学姐老师们笑话一番不可。”

几个学子说着。

苏寒打断他们的碎语,一锤定音,“好了,收拾一下,回学院!”

“好!”一女子一挥手一剑斩下了杜羊头颅。

另外两人喜色说着,“此次怕是能赚不少学分!”

苏寒说着,“走!”

秦羽见苏寒要走拱手,“兄台!”

“小子!如果你误以为刚才我帮了你,你就可以跟我搭话……甚至更进一步做朋友什么的。”可苏寒脸色却冷酷直接说着,“那你就误会了!”

秦羽没想到这人说话这么不留情面,“什么?”

“哈哈,小兄弟……你别介意,苏寒学长就是这个性子。”一男学子说着,“他最讨厌别人一本正经的跟他道谢。刚才他的确是救了你一命,不过你自己心里感激就行了,不用跟他说。”

什么救了我一命?我自己也可以解决他好吧?不过他们好像误会了自己还不能辩解。

“这位公子,也多亏了你帮我们拖住了这杜羊。”一女子学子也说着,“否则我们只怕还得追个几天几夜不可。”

另外一男子也说着,“不错。仅仅练气士,我看你好像是罡气修为而已吧,居然就能跟这杜羊过招……简直可以跟我们学院里那些妖孽相比了。”

“行了!”不待秦羽说话,那边苏寒冷声,“赶紧回去!”

“走!”

“走!”

“走!”

呼呼呼!

几个日月学院的学子很快消失在林间。

“日月学院,苏寒?”秦羽看着他们的身影若有所思,“刚才他杀那杜羊,明明气并没完全液态也就是其实根本没到炼气宗师修为,可仍旧轻松杀掉了疯狂的杜羊!虽然有其他几人帮忙牵制的缘故,但其实其他几人也没出多大力。”

此时三刀已经去草丛里扶出阿三,“阿三!”

“少爷!”何伯则来到秦羽身边。

“这就是学院学子么?果然厉害。”秦羽眼中闪烁,“不过也太傲娇了吧?什么误以为刚才我帮了你,你就可以跟我搭话……甚至更进一步做朋友什么的那你就误会了?!……你以为你是什么超级美女吗?!神经病!”

秦羽问着,“怎么样?”花娘眼中含泪扶着断臂嘴角有着血迹的傅雷。

“受了内伤,很严重。不过还没有生命危险。”何伯气功检查着被三刀扶着同样嘴角有着血迹的阿三,刚才他接了那杜羊一道百步飞剑剑气被打得人马齐飞摔进草丛中去了。

“花娘!”

花娘哭了,“傅雷!”傅雷是为了帮她当那一道剑气才那么惨的。否则以他罡气境界的气功修为抵挡一道剑气还不至于会伤得这么惨。

“右臂完全断了,以后只怕再不能使刀了。废了。”何伯继续说着,一个惯使右手刀的刀手右手被斩断后的确算是废了,“而且内伤也很重,得快些找到郎中医治。而且怕是不能够再奔波赶路了。”

“我看看!”秦羽气功一震探查傅雷伤势,气再次一震给傅雷疗伤,噗,傅雷被秦羽气一个灌输吐出一口血。

傅雷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此时却眼孔也微张大,“少爷!你不用为我……”像这般用气功为他人疗伤可是非常耗费功力的。

“不要多言!”秦羽却继续用气功给他疗伤。

随后秦羽又继续给阿三疗伤。

阿三赶紧说着,“少爷!我伤得不是很重,不用了……”

“你们放心,少爷我功力深厚。”秦羽却不在意一笑,“这点气功不用多长时间就能够恢复了。”他说的是真话,毕竟秦羽每时每刻都能够吸收天地灵气随时随地无时无刻不再修炼状态。因此这点气功的确不到一两天便能够再次恢复了。

“少爷!”

“少爷!”

但阿三、花娘等却一个个眼睛湿润。因为按照普通练气士的标准,一个罡气境界的练气士这么给人疗伤耗费的功力没有五六个月是根本没办法恢复回来的。

“何叔,事不宜迟,赶紧带他们到最近的城池接受治疗!”

“少爷!”

“少爷,我们只怕不能再伴你前去玉京了。”

秦羽看着花娘扶着傅雷靠在床上看得出来经过此事事件二人的感情却再次加深了,所谓祸兮福倚便是这般了,“你们尽管再次安心养伤。此次竟然在路上遇上正在逃窜的通缉犯杜羊,我们谁也没想到。”

“你们好好养伤。等伤好些了便自行回燕都城。”何伯也是说着,“我会提前写封信回去跟家族交代好前因后果。你们放心,家族不会抛弃你们。”

“多谢少爷,多谢何总管!”

“多谢少爷,多谢何总管!”

花娘、傅雷二人道着谢。

“什么总管,我现在早已不是总管了,莫要再如此称呼……让人听见了少不了要笑话。不过你们放心,我在家族里还是能够说上两句话的,且你们此次是在护卫少爷上京路上出事,家族照顾你们,更加是理所应当的。”

“阿三就住在隔壁的房间。”秦羽接着说着,“还有我会让三刀留下来照顾你们,有什么事情你找他解决。”

“那少爷你?!”

“你们放心,那天我跟杜羊一战你们也都看见了,那杜羊乃是炼气宗师强者可也拿我没办法!”秦羽笑着安慰他们,“你们不要忘了,少爷我可是练成皇级气功九龙诀的!再说了,还有何伯,还有另外两人呢!”

近一个月后。

“少爷,你看前面便是玉京城!”何伯御马在秦羽旁边纵行,“大乾帝国的王都!”“好一个雄伟壮阔的城郭!”秦羽见到前面宛如高山般的城墙也是惊叹。

仅是城门便有足足四五十米宽。

“奔波了近月,终于到达玉京城了。”何伯也是高兴,“你们两个跟上,准备进城!”

“哈哈!驾!”

“驾!”

两个护卫也高兴。

“好宽阔的城门!”秦羽驾马直接进了玉京城,“这街道也如此大!”他转头对何伯,“不过何叔,怎么这玉京城进城不用收什么入城费、也不用检查什么身份路引么?就这么让咱们进来了?”

“哈哈,少爷。玉京乃是大乾王都,一朝之都的气魄从城门那懒散的城卫兵可看不出来。一般牛鬼蛇神进了玉京,也不敢作乱!”何伯也高兴轻松,“对了少爷,如今也到了玉京,我们现在去哪?”

“恩,学院考核之期还在几日之后,我们自然先行去慕容府!”秦羽说着,“总得把这莫名其妙的婚约给退了才行!”

“少爷,那可是慕容家大小姐……也不一定生得不好……”何伯说着,“您真的要退了婚约么?”

“当年慕容家欠下我秦家先辈大恩,恰逢两家有孕在身于是订下了这门亲事!”秦羽也放松心情跟何伯说着,“可何叔……以如今慕容家那般地位跟我燕都秦家二者相比,你觉得如何?”

“二者相比?”

“差距很大!”秦羽却自己说了,“所以,若是她生得不好的话,要退了这婚约;若是她生得极好的话,更要退了这婚约!其实若是我挟恩上门求亲,慕容家应该也不敢强行毁约,可毕竟这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情谊,我不想毁掉!与其挟恩上门强人所难,不如退了这婚约,落得一身潇洒!哈哈,何况若那小姐生得极丑,娶了她岂不是痛苦一生?!”

“那族中长辈们,也都同意了么?”

“自然。”秦羽笑着,“我已经征询过太叔公的意见。其实这些年来我秦家跟慕容家已经甚少往来了,毕竟当初两家连结的纽带……我爷爷……已经不在了。且燕都距离玉京实在太远!谁知道对方还认不认?”

“的确,如今一些豪门大族,男婚女嫁都讲究门当户对。”何伯也一笑,他虽然气功修为不高可也算是经历世事了哪里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若是对方不认,我们也根本没任何办法!”

“恩,父亲生前便跟我说过这担忧。”秦羽说着,“我也早跟父亲说过想退掉婚事,父亲也说任凭我做主了。而且其实你少爷我还不想认这什么娃娃亲呢!如果为了一纸婚约限制以至于将来遇见心动之女子却没能把握,那可不是我的风格!”

“哈哈,你的风格?”二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甚至中间还经历的杜羊那件惊心动魄的事也算是共患难了,因此关系近了不少交谈间也轻松了些,听秦羽如此说何伯当即笑着,“那少爷,您的风格是什么?”

秦羽一马当先,“爱我所爱

气破寰宇  第四章,日月学子,苏寒!

,无怨无悔!”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哈哈,好,好一个爱我所爱无怨无悔啊!”何伯跟上,“哈哈,可惜你何叔我年轻的时不懂啊!”年少的谁没有一个心动的身影留在心中,最终只是变成心底的遗憾?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是否好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最好的大夫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在线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在线问答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在线答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